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之歌-我的教育思考

孙明霞

 
 
 

日志

 
 
关于我

教育,可不可以爱意更浓?用知识,用智慧,有真情,去赴一场又一场和孩子们的美丽约会!

网易考拉推荐

悠悠师生情(1、2)  

2008-02-28 08:04:35|  分类: 感悟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悠悠师生情(之一)

  春节期间朋友之间的拜年主要是短信,所以,手机铃声突然连续响起让我纳闷:谁会打电话来?

  看着这个陌生的号码,我无处猜测会是谁。尽管陌生,但我不想让打电话的人失望,哪怕是错误的电话,我也会告诉对方:你打错了。

  接听。一阵嘈杂的声音,似乎听到有人喊“孙阿姨”,也有人说“孙老师”。“那位呀?”声音开始清晰了起来:“是孙老师吗?我是94级的学生,你来我们学校的第一届学生呢!”我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说:“胡炜?是你吗?”“是我啊,孙老师,你怎么一下子就听出是我了?”“因为你的声音并没有变啊!”“孙老师啊,我们终于找到您了,我们跟传达室的人摸了好半天嘴皮,告诉她我们是您的学生,最后人家才肯告诉您的手机号码……”

  哦,那个可爱的、虎头虎脑的小男孩胡炜的形象一下子就出现在我面前。在电话里,我知道了胡炜、张岳、李娟等回老家过年,他们本想到学校去看看十多年前的初中老师,结果却没有见到老师的面。看到传达室有教职工通讯录,并且看到上面有手机号码和电子邮箱,可传达室的同志极其认真负责,不肯把手机号码随便公开,结果几个孩子好说歹说,说出了许多当年教过他们的老师的名字,说出了十几年前学校的模样,那种迫切的心情溢于言表,把传达室的同志打动了,才得到我的号码。当得知我正在北京时,胡炜赶紧告诉我,他就在北京工作,并且初六就要返回上班了,可以有机会见面了。张岳在武汉读研,目前也恰巧在北京进行一个实验,只是返京的时间可能恰在我返泰的时间……

  听到这几个孩子的声音,激动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94年,他们才十一二岁的时候,我成了他们的老师,也是年级主任。虽然我不是班主任,但从内心喜爱这些孩子。张岳,很勤奋用功,人品也好,成绩始终比较优秀;胡炜,则更显天真活泼,单纯可爱。这两个男孩,简直就像是我的影子一般,随时都可能出现在我的身边——遇到问题了,肯定会来找我,遇到开心的事,也会来找我。因为他们的勤奋、上进、好学,和他们良好的品质、优异的成绩,我始终相信:他们的发展不可估量,他们一定会成为最优秀的自己。

  我兴奋的问儿子,你猜我接到谁的电话?“不知道”。你还记得很小的时候我的学生中有个哥哥叫胡炜、张岳吗?“有印象”,我跟儿子唠叨了很多他们的童年趣事,并告诉儿子,过几天就可以见到这两位优秀的哥哥了。儿子笑我:“看把你激动的呵。”

  正月初七,也就是胡炜回京的第二天,我接到他的信息,问我晚上是否有时间可以一起就餐,问我具体位置以便来接我。当我说我可以自己打车过去时,他回信说,“天太冷了,还是我来接你”。

  当我走上天桥的时候,胡炜已经从车里出来向我招手;当我走下天桥彼此走近的时候,一个热情的拥抱,一句“孙老师,我终于找到你了”,让我突然感觉,站在我面前的虽然早已经是成熟的、帅气的军官,但依然还是十几年前那个天真活泼、热情善良的男孩!

  胡炜把我介绍给他那文静、秀气的女友之后,就载着我和孩子一起到了一家烤鸭店。饭店的门口车满为患,总算找到停车位。可口美味的食品,随意愉快的交流,似乎又回到了14年前的岁月——

  “孙老师,那时老师和学生都是新的,我们是咱学校第一届学生,老师也是学校刚招聘的第一届老师。老师是怎么选的?”

  “说起第一届老师的选拔,记忆犹新。我们可是经历了三关才进来的。第一关是笔试,报名的人很多,忘记了考试题目,只记得一个上午的考试,笔试后很快就公布了进入第二轮角逐的名单;第二关是讲课,每个老师经过试讲后,又一次公布入围名单;第三关就是面试、答辩。最后公布聘任名单。”

  “原来这么复杂啊,怪不得我们那时的老师教学都很棒呢!”

  “也许那时候很小的缘故,只感觉我们学校很大,也很空旷,东边是桃园。当时教学楼只建好了一半,我们就开始上课了。北面的楼房建起来的时候,我们还去打扫卫生呢。”

  “孙老师,你还记得吗,当时你的办公室在三楼,我和张岳经常会跑到你办公室去。有一次你出去开会了,来不及调课,让我和张岳去给别的班上课,平时一向在英语课上不太老实的我们,那次上英语课的时候可老实了,我们在悄悄看生物书,到那个班后我们两人站在讲台左右,开讲。”

  “是啊,你和张岳表现都很棒,生物学的特别好,记得正好是自习课,你两个讲的效果特别好呢。”

  “还记得你上高三的时候,我当班主任,专门请你回来给初中的学弟学妹们讲课呢!我还留着一张你站在讲台的照片。”

  “噢,我没有见到这照片,只记得当时很紧张,很怕讲不好,让老师不要在现场听的。”

  “讲的很好啊,那些小弟弟妹妹们都很崇拜你呢,高三的高材生。”

  “我记得在初中的时候,C老师最不喜欢我了,因为她要求回答问题必须要举手,并且举手时胳膊肘不能离开桌子,但我总是把手臂举的很高,还喊着‘老师,我、我’,结果C老师一生气就让我站教室后边,在后边还是不够老实,抢着回答问题,结果老师就让‘站外边去!’”

  “Y老师也不太喜欢我,因为我太活跃了,也经常被罚……她现在还好吧?”

  “初三时L老师更厉害,有一次上课前面的**,忘记是不认真听课还是不会做题,老师一脚把他连人带桌子踢了出去。就你对我们最好。”

  “现在依然有很多老师或者学生说我脾气太好了,不惩罚学生。就你作为‘过来人’来看,你觉得老师经常发脾气好不好?”

  “其实,还是像你这样好,你对我们好,结果我们同学上生物课的时候可乖了,表现特好。”

  “我父母很少到学校去,记忆中只有一次,那次我的考试成绩很低,他们去找你。当你到教室叫我到你办公室,看到他们的时候,心里紧张极了,不知道他们来告什么状了……回家后,他们一个劲的说你好,你一直都替我说话,说我肯定能赶上去,说我很多很多好话。”

  “你本来就很优秀啊,我记得你和张岳等几个同学成绩不相上下,在全校前十名……”

  “没有啊,我本来没那么好的,后来有一次考了全校第14名,发现自己也有希望能进入前十,所以就格外用功。当时我们在餐厅吃饭的饭桌也是这样的,我和张岳面对面,吃着饭还讨论着政治题呢!”

  “张岳怎样,现在长高了吗?”

  “比初中肯定是高了。那时候张岳可‘派’了,他是卫生部长,我是宿管部长,可惜后来不住校了,我这部长也就没了。而张岳负责的卫生部每周每天都要检查卫生,他在前面走,后面跟着各班的卫生委员,可有派头了。我经常就喊他‘张部长”,有时也开玩笑,‘张部长,你还长不长啊?’结果他总说是我喊他‘部长’喊得他不长个了。”

  “孙老师,你还记得我们班的**吗,她是我们班的第一个博士;还有***现在在日本,也很厉害呢……”

  “还记得最前面坐的*林吗,记得他的个头很小,话也很少,有一次可能是闹肚子在课堂里……结果周围同学捂着鼻子喊臭,是后面有位大个子男生陪我一起带他到宿舍给他擦洗……”

  “是啊,是Y林,好像是升旗仪式。他现在也不错,听说在**商城四楼工作。”

  “那时候,我们几个同学商议,在课堂上就叫你老师,课下就叫你孙阿姨……”

  “印象最深的一次,你好像是考试发挥特好,在西楼,老远就听到你喊‘孙阿姨’。然后跑过来高兴的窜到我肩膀上了。”

  ……

  还有很多很多,不知道谈了多少,其间也随时让我吃,把好吃的东西拿到我面前,给我包好了烤鸭让我吃,温馨、自由、惬意……趁着他去结账的机会,和他的女友聊了起来,谈到这位优秀学生的可爱、活泼,他女友说“他在你的眼里样样都好啊!”

  是啊,也许看着自己的学生,无论岁月怎样流失,如同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怎么看怎么都可爱?!

  饭后,胡炜开着车一直把我送到住处的楼下,才带着女友离去,并一再嘱咐我“快回去,外面冷”。

  看着胡炜开着车离去,久久的,心一直温暖着、感动着,虽说这么多年没有联系,更没有见面,但这份浓浓的情意始终如一。其实,最让我感动的,不仅仅是胡炜还记得我这个老师,更因为胡炜骨子里所流露出来的那份真诚、善良和最本色的情怀。岁月带走了他童年的天真无邪,换来今天的成熟与丰富,但那份真情依旧,温暖如春。

  有生如此,是我多大的福气?!

  悠悠师生情(之二)

  原本决定早晨乘地铁到火车站,结果晚上胡炜打来数次电话未打通,只好发来信息,说早晨要来我住处送我到火车站。想想心里过意不去,胡炜却说不要见外。只好不再“见外”了。

  收拾好东西,老公就催促我快一点,担心路上堵车不能按时赶到,并一再说我不该让胡炜专门跑一趟来送我,坐地铁过去就好。可胡炜多次电话和信息,热诚的要来送我,并且能和我的宝贝学生多聊聊也很开心,自然也就不再坚持坐地铁了。

  早晨9点正,胡炜准时来到我的住处。北京的路我并不熟悉,也不知道会不会堵车,但胡炜很胸有成竹的说:没问题,今天是周六,早晨这个时间不堵车,要堵的话,只有中关村这一段路会堵。因为时间满来得及,胡炜专门带我经过他单位附近的路上转,并一路着介绍每条路的名字、特点,不知不觉间就到了火车站。因为他还有工作任务,我坚决不让他送我进站,一个小时的时间,足够我进候车厅找到检票口,并上车。

  很顺利的上了车,虽然检票时很拥挤,但车厢内很舒适。固定座位和人员,自然也就没有多余的人在过道中停留。列车还给每个乘客送一瓶矿泉水(尽管我没有喝也没有带,依然感激)。看着车厢两端显示的时间、温度、行速,基本上车厢内一直是+22°,外温+5——+7°,车速大多时间在160-170Km\h,最高可以达到200km\h,忍不住感慨这现代化的交通设备所带给人们的享受。随手拿出李茂老师送我的《在与众不同的教室里》,看了两三页就感到晕,只好休息一会再看,看累了再休息。曾经从网络上查找列车时刻表,D31次到达泰山站的时间是下午3点半。没想到在2点20分的时候就听到列车广播:“前方到站是泰山车站,到达泰山车站的时间是14点32分……”(后来查阅才发现是我看错了)

  奇怪了,怎么提前了一个小时?赶紧提上行李来到门口。下车后,还没离开站台,就受到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孙老师,您到站了吗?”“刚下车”。还以为是朋友或许手机没电了,用了别的号码给我发,并没有太在意。

  当我拖着沉重的行李箱通过出站口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喊“孙老师!”我下子愣住了,竟然好半天没反过来,不明白张岳怎么会在火车站?因为今天早晨在北京胡炜开车送我的时候,我还问起,是不是我回山东、张岳恰巧该回北京了?胡炜说可能吧。“孙老师,我是张岳呀,你不认识我了?”“我认识啊,只是感到太突然了,太惊喜了!我怎么也没想到啊……”“胡炜给我打了好多电话呢,他很挂念你呢,告诉我你乘坐的车,时间,我知道动车组不会误点,所以就按时过来了。”“胡炜怎没告诉我呀?”“哈哈,我们两商议好了。”

  张岳赶紧接过我的行李,一起向车站外走去。在出租车上,就开始了温馨的对话。

  “孙老师,我在北京的项目结束之后,就在上海工作了,女友已在上海工作,您以后到上海的话,就找我,到北京就找胡炜。”

  “好啊,中国两个现代化大都市有了你们在,就什么也不怕了!”

  “我听胡炜说了,你们在北京见面可开心了。”

  “是啊,十多年没见,真的太惊喜了,儿子都说我,‘看把你激动的’!还多次谈到你呢!”

  “孙老师,我们都可想您了,这次能见到您,回去就不遗憾了,否则会非常遗憾没有见到您。”

  “你是专门等在家里见我啊,我好幸福啊!”

  “这也是应该的,当年我们小不懂事,正是懵懵懂懂的时候,是您教导了我们,给了我们太多的帮助,我们的做人、做事,还有学习的方法和热情,都多亏了您呀。”

  “你们本来就很优秀啊,遇到你们这帮可爱的学生,不知道我有多幸福……”

  “孙老师,我永远忘不了,上初中有次考试您给我多加了半分,给我的那种激励作用太大了,学习热情完全被激发出来了,学习的劲头可大了!”

  “我什么时候给你加过半分啊,我怎么不知道?”

  “进入初中的第一次考试,就差半分我就进入学校前十了,您给我加了半分。”

  “哦,还有这回事啊,原来是我利用了年级主任的职务之便啊。哈哈!”

  正说话间,就到家了,张岳又帮我把行李全部提进了家门。我赶紧给胡炜发信息报告平安到家,并告诉他张岳接我回来的。结果胡炜来信“送一个小惊喜啊!哈哈,好好休息下。”原来是这两个小子串通好了让我感动的一塌糊涂啊,真让我觉的掉进了幸福的漩涡!

  在家里,又是一场愉快交流——

  “要是在北京见到您,感觉和在你家里见到不一样啊,在家里很温馨呢!”

  “是啊,在北京见到,那是在别处,在家里,好像又回到过去的岁月了,想想你们上初中的日子,真的很开心,有你们这样的优秀学生。”

  “那时候真的多亏了老师啊,我们是咱学校第一届学生,没有师哥师姐也没有师弟师妹,年龄又小,所有的习惯都深受老师的影响,所以对初中生活印象最深刻,对老师感情也最深。”

  “是啊,我也觉得和你们感情特别深。”

  “上大学后,思想还是不够稳定,还在学习中,所以总不好意思联系老师,现在基本稳定了,感觉也能够给老师汇报了。”

  “人的发展总是需经历一个过程,从中学到大学,再到研究生,这个过程就是一个不断成熟、成长的过程,现在可以说一切都成型了、稳定了。其实,我也有这样的感觉,自己做的很一般的时候不好意思去见我的老师的。但真的很想念你们,有几次见了你爸爸,总会问起你的情况。”

  “其实,真正对我们的性格形成、学习方法习惯的形成,关键的就是初中的那几年,所以,同学们在一起的时候,经常也会聊起初中的生活,初中的老师。今年春节回来,我们同学聚会,就特别想见老师,所以,我一定要见到你。”

  ……

  明天一早,张岳就要奔赴北京开始他的实验了,家人已安排亲友晚间为他送行。所以,看看时间不走了,他就起身告辞。临走前一再叮咛:“9月我举行婚礼的时候,您一定要来。以后我在上海安定了,你来上海一定告诉我。”

  “一定!”

  张岳走后很长时间,我都沉浸在感动、激动之中,幸福就这样把我包围着。我不知道,除了教师之外,那个行业的工作能够享受到如此幸福?十几年过去了,那份浓浓的师生情依然如故,那份真挚的爱依然,没有任何的装饰,没有一丝一毫的造作,那种发自内心的对老师的尊敬与爱戴让我真正品尝到了当老师的滋味。几名我去年教过的初三学生过来找赵老师有事刚好见到我和张岳的亲切交流,之后不解的、也有些嫉妒的说“我们也很爱老师啊”,我说“假如你们十几年、二十几年以后还能记得老师的好,还能偶尔把问候送来的话,我就心满意足了!”

  其实,当老师的幸福就是这样简单,获得学生的尊敬也很简单。不要现在以为学生还小不懂事就如同学习机器一般的对待学生,也不要虚情假意的说我多么爱学生,一切行为皆因“很铁不成钢”,因为学生那颗纯洁的心灵能够辨得出真和假,只要我们真诚对待学生,发自内心的关爱学生、尊重学生、鼓励学生,孩子们的心灵一定会感受到的。即便他当时不说,甚至几年几十年或者更多的时间没有和你联络,但他们的内心会始终记得老师的好。当你某一天突然收到来自学生的问候,或者在陌生的街道上听到一声“老师好”的时候,那种幸福是任何的物质和荣誉也不能取代的。

  我更看重的,是他们的成长、成熟、成就和幸福。当看到当年的学生在各个领域里施展才华,看到当年的学生健康幸福、品格高洁的时候,幸福就如同花朵绽放,馨香弥漫整个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