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之歌-我的教育思考

孙明霞

 
 
 

日志

 
 
关于我

教育,可不可以爱意更浓?用知识,用智慧,有真情,去赴一场又一场和孩子们的美丽约会!

网易考拉推荐

上帝,我来过了(1,2,3)  

2007-12-31 19:39:15|  分类: 感悟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帝

——2007年的记忆

明霞

  我确信,回忆只是为了保留下曾经存在的生命旅途中的点点滴滴值得记忆的事情,岁月消失了,但文字可以留下,于是,就让文字告诉上帝,我来过了。尽管我们永远也不可能回到那已经消失的岁月中,但至少还有值得回忆的东西。

  (一)一份电子期刊

  一年前的这段日子,文质老师提出,我们可以办一份属于生命化教育群组的内部电子期刊,并提议:由我和清亮共同承担,精选群组内的优秀原创文字,对群组老师们将是一个很大的鼓舞。一种被信任、被肯定的幸福在周身蔓延……题目想了很多,张老师和群组内的朋友们都积极参与命题,最后定名为《旅途——生命化教育群组周刊》,因为我们都在旅途。

  我是个对洋节不感兴趣的人,但偏偏在激动兴奋中建立的《旅途》专用博客就在圣诞节那天诞生。所以,在那些DD、MM们忙着过西方圣诞节的时候,我首先想到的是,我们的《旅途》一周岁了。

最初,如何选文,如何确定栏目并没有很成型的思路,只是根据博客文章大体确定。每一期《旅途》问世,心中都洋溢着激动、幸福,还有些不安——不知道能不能被群组的兄弟姐妹们认可。其实,每一期都得到了大家充分的鼓励。

  最初有人以为我和清亮是同一单位的,至少是在同一地域,因为《旅途》的两位编辑配合很默契。其实,这首先要归功于张老师的调控有方,指导得力。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把握不准的时候,总是能得到张老师及时的指导。

  最感动得还是张老师的鼓励。开始不知道该怎么选择文章,张老师就鼓励说只要自己看着好的文章就可以选,于是,也就大胆的选择;只要《旅途》办好了,总是能第一时间收到张老师肯定的短信:“内容选择很好”,“你辛苦了,做的很好”,“我们的期刊上了成长博客的首页,值得祝贺”……每到周五的晚上,张老师总会到《旅途》转转,陪伴着,“我在读……”,“我来了”,“真好啊,这么多美文”,“在读啊,明霞辛苦了”……很简短的留言,却能感受到一种浓浓的关怀与信任,让《旅途》的疲劳一扫而光。

  每次阅读博文都是莫大的享受,也从中收获到很多。有时,阅读中有很多话想说,也想告诉大家为什么要推荐这篇文章,于是,就写下了“编后记”,虽然有些辛苦,但乐在其中。后来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坚持下来,颇有些遗憾,但也无奈。

  清亮为《旅途》可是付出了大量心血。虽然以前不曾接触过刊物的编辑,但接受这个任务后热情投入,广泛与博友交流,也非常虚心的学习,从不会使用Photosho的清亮,不仅很快学会了图片的处理、插入,还自己学会了页内标签的制作方法,这让我羡慕不已却始终没有学会。而清亮的选文,也愈加精彩、深刻、优美了。不知道大家注意了没有,《旅途》的刊头还是清亮的书法呢!

  我和清亮的编辑工作的确是配合默契,由最初的共同选择文章、设计栏目,到后来我们分工合作,轮流值班,无论有什么事情,《旅途》不会停止。有时我忙碌不在家,就由清亮承担任务,但清亮有任务外出时,工作就是我的。可以说,一年中每到周五的晚间,《旅途》一定准时会和群组朋友见面。但也有一次不够准时,那就是“大夏教育论坛”期间,我和清亮同时出席论坛听讲座,一连数天在外,当时还和清亮开玩笑,“我们在旅途中,《旅途》只好暂停一下”,但回来之后的周一也算是及时补上了。记得有一次在夏天,因着急赶9点多的火车,只好在选好文章并安排好栏目后临时让儿子帮忙完成文章标题大小、颜色的设置,以及最后的“引用”通知,示范了一遍儿子就会了,还感觉挺好玩的。

  《旅途》走到今天,离不开广大博友的支持和厚爱,从成立博客,开始筹划、准备,试刊、,创刊,《旅途》伴随着地球的转动也绕着太阳走过了整整一圈,包括“试刊”,目前共办刊51期,选择文章300多篇,当然也有300多人的名字进入《旅途》作者队伍。虽说只是个网络期刊,虽说没有稿费也没有证书,但每一位选入的文章作者都表示了极大的热情和支持,还有更多的默默阅读、默默支持的朋友。每每看到大家的留言肯定,看到大家的认真阅读,看到很多老师们周末的期待,心里充满了幸福。正如清亮在创刊词中所说的:“教育的旅途,生命的旅途,生命化教育的旅途。不停地走。旅途中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不停地走,不停地与生命会面。旅途中,大家欣喜的发现,生命总是那么的迷人,因她的不可重复,不可替代,因她的神秘,不可被穷尽,因她的不可思议与无限期待。”“我们已经充满了无限的期待。期待旅途中被点润的生命越来越多。期待旅途本身的美好。生命其实就是旅途。”

  一年过去了,我们确信,作为生命化教育的《旅途》的确点润了越来越多的生命,并还将继续点润下去。

  (二)一次不精彩的主持

  很早,大概在春天的时候,陶老师就告诉我:夏天将继续举办“大夏教育论坛”,希望我能给论坛帮帮忙。这是我求之不得的事情,正好可以乘机听听高水平的报告。

  “大夏教育论坛”在春节期间已经举办过一次了,办在济南。会议到最后,会议的主要组织者因为紧急任务离开,致使无人进行会议总结。中午接到陶老师电话,把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给了我,我真怕总结不好让陶老师、法源君失望,所以,在下午听取苏静报告的同时,冥思苦想了一段总结语,回来后经过整理写在了博客上(春天的第一场盛宴:http://blog.cersp.com/77837/889286.aspx)。在“论坛”开办之前,就听陶老师说,论坛邀请了张文质老师,这也是我格外兴奋的一件事情——终于可以见到神交已久也无限崇敬的张老师了。但张老师却因故没有出席会议,这不能不说是一大遗憾。好在,陶老师说夏天举行论坛将再次邀请张老师,提前安排,估计没问题的。五月份,“大夏教育论坛”就开始了筹备工作,我将作为会议的主要服务人员参加会议,并作为“特邀主持”之一,我当即提出,申请给张老师的报告作主持,不为别的,就因为对“生命化教育”的深情与热爱,对张老师的无限崇敬。

  炎热的夏季,“大夏论坛”相约海滨,迎来了八方宾客,迎来了一批高水平的专家学者。而我这成为论坛活动的主要调度。白天报告,晚上沙龙,沙龙之后还有当天的会议简报。原本想给张老师主持的时候一定提前把主持词写的好好的,优美一点,结果因事务较多只能在中午时间简单罗列一下,匆匆忙忙就上场了。张老师会前说:“不要把我介绍的太过”,我说不会。但过后张老师还是说有句话过头了——“在上个世纪的今天,中国文化界有位伟人,嫉世俗,捉刀笔,愤然发出‘救救孩子’的呼喊,这个人是鲁迅先生。这个呼喊,更大程度上因为教育是一片荒漠。今天,教育已成为滋养和传播中华文明、文化的一片沃土,但反教育的情况依然严重。一位目光犀利的教育界先锋,以他诗人的人文情怀、哲人的深邃思维,透视鲜花后的泪眼、满分之上的重压、教育天空里的阴霾,指斥教育的痼疾,愤然发出‘保卫童年’的呼唤,他就是教育学者、诗人张文质先生。”张老师说,你把我和鲁迅相提并论还不过呀?

  我的主持实在是很蹩脚,也很紧张,而张老师的报告则是精彩之极,因为张老师是用生命在演讲。但是,有个细节我却忽略了——因为报告台太矮,会场工作人员就把椅子的四个脚下垫了厚厚的一摞书,这让张老师坐在那个垫着书的椅子上很不舒服,一面要全身心地讲座,用张老师的话来说,讲座必须“生命在场”,但另一方面又总是担心椅子不稳定。虽说不是我的责任,但也是我的责任——自己一直以为应该最了解张老师,但这一点却没有考虑到张老师的感觉。但无论如何,张老师的报告是普遍公认的最精彩的报告之一。

  我写了一篇长长体会:《生命在场》,表达了我对生命化教育的理解和对张老师报告的感受,没想到这篇文字在我的博客上却遭到了个别人的冷嘲热讽。我是个容易情绪化的人,我欣赏真诚和我讨论、辩论,哪怕针锋相对的人,讨厌哪种小人的伎俩,所以干脆把文章转移了地方。没想到,这篇文章被《学校品牌》杂志全文刊登在杂志的“教师品牌”栏目,并刊用了我拍摄的张老师讲座的照片和合影。

  虽说那次的主持受到朋友们的肯定,但我知道我心中的紧张,那是一次并不精彩的主持。即便如此,我仍然感到,我的收获是难以估量的,能够为我心目中无限崇敬的老师主持报告,这是多么大的荣誉!

(三)一次生命化的会面

  生平第一次在天空中飞了那么远,到福州,用清亮的话来说是去会见生命化教育的“情人”,因为向往已久,神交已久,但未曾谋面,所以,到福州就成了一个美丽的梦想。但这个梦想终于在7月份实现了。

  “生命化教育”有个活动,将邀请孙绍振老先生、戴耘教授讲座。张老师短信问我,是否已经放假,假如可以的话,欢迎我参加活动。这是多好的机会,尤其是能够见到从没有见过的张老师,这是最令人兴奋的事情。从去年开始读到《生命化教育的责任与梦想》开始,到后来陆续读到张老师的《保卫童年》、《教育的十字路口》、《唇舌的授权》等著作,以及后来得到的张老师赠书《幻想之眼》,可以说,我的课堂教学探索深受张老师生命化教育理念的影响,所以,就非常盼望着能够早一天见到这个给我以巨大影响的人物。当我看到该活动正好是在放假后,并且没有其他活动安排,我就义无反顾的登上了飞往福州的航班。只是希望能亲眼见到现实中的张老师,了解真实的生命状态的张老师,而不仅仅是文章中的一个符号。

  七月初的福州简直就是一个大火炉,恨不得呆在有空调的房间里不出门。但内心的愉悦难以形容。

  走出机场,一个背着长长带子的挎包的文静的小帅哥在迎接我,那是可爱的虫子。已经晚上9点了,虫子还没吃晚饭,而我已经在飞机上进过食了。虫子热情地带我安排好住处,要带我到两岸西餐厅就餐……

  在福州,不仅见到了“朝思暮想”的生命化教育的倡导者、主持人,还见到了一大批生命化教育的追随者、实践者,李华、幽谷筝鸣、黄雀、海滨、水心、落风、乖宝宝、裙角飞杨、少白、淡水清菏、永通……还见到了诗人茶居、编辑部的玉龙、大夏书系的法源君等等。

  也许,有些东西记得不准确,但有些细节却始终在脑海里,并却越来越清晰——

  30多个小学校长来到会场外,签名报道,领材料,一个印着“生命化教育”的精致小提袋中装着三本书、一份报纸,好多校长问“在那里交会议费?”“多少会议费?”张老师笑眯眯的说,“不收会议费。”不仅不收会议费,还有免费的早餐午餐和晚餐。你听说过这样的会议吗?几乎所有的研讨会都是需要收取一定的会议费的,并且都是“食宿自理”,但张老师组织的会议竟然不收会议费,这让参加会议的校长很很感动了一把,还每人3本50多元的书呢!

  晚间吃饭的时候,H老师因为孩子问题向张老师请教,谈了自己的一些苦恼。张老师很认真地谈了自己的意见,可还是不放心,次日上午又专门约了H进行了长谈,谈孩子成长中的母亲的作用,谈孩子的心理需求,谈家庭因素对孩子的影响……那种对生命成长的忧虑,那种对孩子的关心,对生命的关注,让我感动不已。

  晚间,一帮人坐在咖啡厅里,听张老师和法源君的智慧对话,我们也偶尔插插嘴。话题一个接着一个。具体什么内容记得不清楚了,但有一点记住了:法源君说张老师的脑袋是个宝库,他要经常的过来挖掘。随便聊天的一个话题就可以成为一本书的主题。怪不得有人说张老师是办刊物的天才呢!张老师的脑子里真的时装着太多思路,太多的智慧。

  感动的事情有很多、很多,回到宾馆,以及回来后的好长时间,总想写点什么,但一直发呆,实在有很多东西不是能用语言和文字来表达的。透过当时留下的文字和图片,或许可以从中了解当时的感受:

  生命之旅(1)http://blog.cersp.com/77837/1072517.aspx
  生命之旅(2)http://blog.cersp.com/77837/1073421.aspx
  生命之旅(3)http://blog.cersp.com/77837/1073471.aspx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